據俄羅斯《共青團真理報》網站報導,一些來自美國和英國等大學的學者調查發現:越是聰明的人,越容易有酒癮且酒量也越好。

 

這項調查結果已經發表在重量級科學雜誌《新科學家》上。

 

調查時,志願者依照自己的智商水準和酒癮大小分成五組。此外,還要採訪這些志願者的家人朋友。

 

經調查發現,越是智商程度高的人,更經常也更想去喝酒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 

說得更具體些,這些比較聰明的人不僅經常喝酒,甚至一次喝的酒比其餘組的人要多很多。

 

相反的是,中等智商的人沒有那麼強烈的想喝酒的願望,這些人中會有更多滴酒不沾的人。

 

不過專家表示:目前酗酒和智商水準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完全研究出來。如果用酗酒來證明自己的高智商的話,是沒有必要的。

 

有一個統計表示,美國7個男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,有5個是酒鬼。

 

古今中外的喝酒名人

派特裡西亞·海史密斯:飲酒能讓人“一而再地看見真理”。

 

杜月笙說:“不喝酒不抽煙的男人不值信任!”

 

梵古:“鍾情苦艾,醉眼星空”。人們很難斷定,酒精是否讓他看到了與眾不同的星空。

 

海明威:“葡萄酒是世界上最文明的產物。”;“能站在吧台邊,就別找桌子坐下。”

Advertisements

 

雷蒙德·卡佛:“我們所有重要的決定都是在喝酒時作出的。”

 

瑪麗蓮·夢露:要她出鏡必須準備好酒。

 

亨弗萊·鮑嘉:“不加班,因為要喝酒。”

 

傑弗遜:“葡萄酒是治療酗酒者最好的藥。”

 

瑪格麗特·杜拉斯:“我需要喝紅酒才能入睡。”

 

 

邱吉爾:“不喝酒,那將會使我一無所有。”

 

“竹林七賢”中的劉伶嗜酒如命:“天下好酒數杜康,酒量最大數劉伶”,他的一生與酒同在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李白:豪放酒仙。李白一生嗜酒,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 

杜甫的《飲中八仙歌》:“李白鬥酒詩百篇,長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來不上船,自稱臣是酒中仙。”極其傳神地描繪了李白。

 

李清照《醉花陰》:“東籬把酒黃昏後,有暗香盈袖,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”其人其情其酒其詞可知。

 

曹操:“煮酒論英雄”

 

宋太祖趙匡胤:“杯酒釋兵權”

 

朱元璋:“以酒試臣”

 

劉邦歸故里酒酣而歌《大風歌》:大風起兮雲飛揚,威如海內兮歸故鄉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劉邦酒醉斬白蛇的故事。

 

喝酒的男人和不喝酒的男人

男人的一生,絕大多數時間應該是和酒度過的。真正的男人,不可以沒有女人,更不可以沒有酒。

 

酒,對於男人,就像想像之于詩人,脂粉之于美女,是男人的精魂與點綴。男人,因沒有女人而寂寞,倘若沒有酒就更寂寞了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男人如酒,瓶壁標定的度數,衡量不出真切的感覺,非得親口品飲,才能探出他的深淺。

 

男人如酒,沒有絕好的酒量,沒有定力的把握,不要輕易去碰他,醉後的傷身傷心,決非女人們都能夠消受得起的。

 

男人如酒,喝一口便讓你醉幾分,能讓你沉溺,讓你傷神,醉一場是否真的可以痛個過癮?是否在夜深人獨立時肝腸寸斷不會化成淚痕?

 

然而,不動聲色的海量的酒客,品嘗好酒的酒客,卻總是女人。

 

所謂雄性的男人,應當先愛酒,方能征服女人。品酒,然後品女人,方懂得愛的濃烈與深沉。

 

喝酒的男人,應當激情澎湃,是不會讓他的女人受到委屈的,他會是女人阻擋風雪的大山與高牆。

 

男人喜歡喝酒,不同的男人不同的酒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不上檔次的啤酒,典雅的五糧液,漫柔的黃酒,悲壯的伏加特,淒涼的竹葉青,暴躁的二鍋頭。

 

真正的男人,應當選擇伏加特和二鍋頭,那是世間悲恨喜樂的最好表達,抑或志同道合卻淪落天涯人的衷腸傾泄。

 

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,舉杯推盞,酩酊大醉,倒也酣暢淋漓。

 

人類的歷史,是一部男人的歷史,也是一部熱血與酒的歷史。

 

從杜康到伏加特,從紅高粱到白蘭地,你不難從歷史聞出它們的酒香。

 

“對酒當歌,慨以當慷”;“鴻門宴”是男人智慧的較量;“杯酒釋兵權”是男人的霸氣與謹慎。

 

不喝酒的男人,是不可愛的。

 

喝酒的男人,各有各的可愛:每每喝酒每每不醉的男人,最能高瞻遠矚,凡事運籌帷幄;微昏薄醉,醉眼蒙朧的男人,冷眼旁觀,世界看得更清楚,不醉不休;酩酊大醉的男人,有著難得糊塗的灑脫與超然。

Advertisements

 

縮頭烏龜,畏首畏尾的男人,是他們骨子裡缺乏酒的原故。

 

故捨生取義者,唯喝酒的血性男兒。

 

酒是男人的詩,是男人的翅膀。

 

酒與男人,構成了這世界的陽剛之美!

Advertisements
Facebook 留言版